image.png

连续停牌4个多月,两次延后发布年报后,锦州银行等来的却是巨额亏损。

8月20日,锦州银行(0416.HK)发布了盈利警告:截至2018年末,公司净利润亏损40-50亿元。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上半年净利润净亏损5-10亿元。

同一天,锦州银行另一份公告显示,8月底公司将召开董事会会议并公布2018年全年以及2019年中期业绩。

image.png

即便是都以预计亏损额的下限计算,2018年度及2019年上半年,一年半的时间内,锦州银行的合计账面亏损额也将达到45亿元!

中国的上市银行出现如此大幅亏损的情况相当罕见。

锦州银行在公告中表示,公司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预期录得净亏损主要由于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及本行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本行的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开始执行国际会计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的上市银行不止锦州银行一家,按照相关文件,上市银行都要按进度予以实施。为何其他银行没有出现如此巨额的亏损?

巨亏背后的原因只是因为执行新准则后,计提减值准备增加而导致的吗?

 2018年中报之前:利润持续增长,报表不良率并不高 

锦州银行成立于1997年,总部位于中国辽宁省锦州市,2015年12月登陆港交所。

由于2018年报及2019年中报“难产”,目前最新的财务数据只能追溯到2018年中报。

截止2018年6月末,公司在全国共设立了15家分行,7家村镇银行以及锦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机构数量合计为237家。

当时的财务数据虽然说不上靓丽,但至少不算难看。

根据目前锦州银行已公布的数据来看,截止2018年6月末,公司营收及净利润均保持增长。2018年上半年锦州银行实现营收96.72亿元,同比增长13.4%;实现归母净利润42.3亿元,同比增长6%。

image.png

虽然不良率有所上升,但截止2018年6月末,公司不良率仍然只有1.26%。拨备覆盖率虽然有所下降,但仍然达到242.10%。

image.png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偏低,但仍然有7.95%,还略高于监管红线。

如果这些核心数据真实可靠、含金量足够,那么即便是实施“9号准则”,也很难产生巨额的亏损。毕竟,2018年上半年还有42.3亿元的账面利润。

但是,一则延迟公布年报的公告打破了平静。

 两度推迟年报发布,更换审计 

2019年4月1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由于审计需要,公司需要提供额外资料以完成2018年年度业绩的审核程序。锦州银行也表示会提供要求的所有资料及文件以尽快完成审核工作,但2018年业绩预公布日期还需与审计师进一步确定,故延迟发布。同时,锦州银行暂停H股和境外优先股的买卖,以待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

image.png

2019年5月14日,锦州银行发布了第二次年报延迟公告。

公告显示,审计师仍然需要额外资料和文件来完成审核程序。而这些资料和文件主要是关于锦州银行向其机构客户提供的某些截止2018年末尚未结清余额的贷款。然而根据目前可得资料,锦州银行难以合理准确的给出审核预计完成日期,所以2018年业绩发布再次延期,同时H股和优先股继续暂停交易。

image.png

然而,5月31日,锦州银行却突然发布公告更换了审计师。此前担任锦州银行审计师的安永会计师事务所于当天向公司董事会及审计委员会递交了辞任函。

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在进行锦州银行2018年度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安永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有鉴于此,安永已要求提供额外证明文件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尤其是可被强制执行的抵押物)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旨在评价该等贷款的可收回性(「未完成事项」)。安永已提请公司管理层及审计委员会注意未完成事项。然而,于辞任函日期,安永与锦州银行未能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因此,安永未能完成2018年度的审计程序。

image.png

与此同时,锦州银行委任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成为公司新任审计师。

 引入3名战略投资者,更换管理层 

在更换审计师后,7月末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的支持及指导下,中企发展投资(北京)有限公司等股东,已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信达投资有限公司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其持有的部分本行内资股,且相关方已就该等转让签署有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

截至7月28日,已向工银投资及信达投资转让的内资股分别占已发行普通股的10.82%及6.49%。

随后,锦州银行又委任郭文峰出任该行行长。除此之外,辽宁银保监局公告显示,杨卫华与康军为锦州银行副行长,余军为首席财务官,罗岩为锦州银行行长助理。

另外,锦州银行表示,未来公司有可能会进行非公开配售计划,补充资本金。

image.png

客观的说,执行新会计准则确实会让部分银行减值准备计提增加,对利润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是,“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这个也能怪到“9号准则”上?(JW)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