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一年赚钱一年亏损,交替循环,有些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就是这么有规律。

今天探讨的这家公司是荣华实业(600311.SH),2013年之后,公司营收整体呈下降趋势,归母净利润在亏损与微利中交替变幻。

2.jpg

公司利润水平是如何维持如此规律的变化呢?通过阅读年报发现,影响公司利润变化的关键因素有以下几点:

1) 公司的毛利率下降,主营业务盈利能力欠佳;

2) 在亏损年度计提较高比例存货跌价准备,然后在后续年度转回对利润产生影响;

3) 银行存款利息为利润核心来源。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年报中疑似存在一个明显的错误,报告前后对同一数据的披露出现差异。

 数据对不上:年报信披内容疑似出错 

在2018年年度报告“第四节 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公司提及“提取存货跌价准备金6045.95万元”。 

3.jpg

然而,在“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中的“存货跌价准备”披露的数字为60,457,275.26元。这两处的数据并不相符,金额相差约2000元。

4.jpg

2000元左右的金额,数字不算大。但信披与合规无小事,投资者是否有足够的理由质疑这家公司财务数据的可信度?

 毛利率下降,盈利能力欠佳 

荣华实业是一家老牌的上市公司,2001年就登陆了资本市场。其最初的主营业务为粮食及饲料加工,自2009年开始,其主营业务转型为黄金开采与销售。

财务数据显示,从2009年之后,其毛利率开始呈下滑趋势。 

5.jpg

如上图所示,2009年荣华实业毛利率为41.77%,2016年时下降到只有0.22%,到2018年,毛利率为负的9.22%。这也导致2018年巨亏10,869.97万元。

从上市到现在的19年里,荣华实业归母净利润累计亏损了866.62万元。

对于2018年巨亏原因,荣华实业在年报中解释为三点:一是矿石入选品位下降,导致生产成本上升;二是警鑫金矿黄金产量较去年同期大幅减少;三是计提了约6,046万元存货跌价准备。

可见,主营业务之外,计提大额存货跌价准备是导致公司亏损扩大的核心原因。

 财技出利润:存货跌价准备计提与转回 

根据财报,2018年,公司计提约6046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在当期亏损额中的占比超过五成。

对比发现,2018年,荣华实业存货跌价计提金额占存货的比重为43.59%,而同行业公司的存货跌价准备计提比例均不超过1%。 

6.jpg

从企业会计准则来看,企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会减少当期利润,如果转回以前年度多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会增加当期利润。

重点来了,从历史财务数据展示的特征来看,公司历史上存在一种做法:在亏损年度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然后下一年再以同样的数额转回,厚增利润,实现盈利。

比如,荣华实业2014年计提225.44万元的存货跌价准备,在2015年全部转回,转回金额占到当期净利润的52.42%。同样,2016年计提432.69万元存货跌价准备,又在2017年全部转回,转回金额占到2017年净利润的168.19%。以下为根据公司财报整理的相关数据:

7.jpg

荣华实业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理由是什么?全额转回的依据又是什么?如此频繁的对存货计提减值与转回,是否符合会计的谨慎性要求? 

2018年计提的约6046万元存货跌价准备,是否会在2019年度再次转回?

 银行存款利息支撑利润 

此外,公司的利润中有较大比例来源于银行存款的利息。

查看年报发现,公司货币资金基本上是银行存款。2013年底与2014年底,公司分别有2.71亿、3.65亿定期存款,占货币资金比重分别为99.5%、95.51%,主要为一年以内的定期存款。2015年底,货币资金全部为银行存款,余额约5.62亿元。

到2016年底,公司定期存款期限超过一年,转入其他非流动资产,余额约4.7亿元。2017年底,这笔定期存款转入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资产。2018年底,4.69亿银行存款有4.66亿为七天通知存款。

8.jpg

根据年报披露,公司的利息收入来源于短期存款利息,投资收益来自于长期存款利息。2013—2015年利息收入较多,2017—2018年投资收益较多。

9.jpg

如果2013年、2015年、2017年没有利息收入与投资收益的支撑,则荣华实业的净利润很可能为负。

从种种迹象看,荣华实业的利润含金量值得推敲,信披及财务处理合规性值得商榷。(ZBL/YYL)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