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190410163746.jpg

云铝股份(000807.SZ)日前收到了深交所下发的2018年报问询函。问题涉及公司利润大幅波动的合理性、坏账计提情况、递延所得税资产的确认、产品毛利率下滑的原因以及关联方交易的必要性等。

针对公司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至亏损14.66亿,同时预计2019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约5000万,同比扭亏为盈的情况,交易所直指公司是否存在业绩盈余管理。

同时,对于公司报告期内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交易所从应收账款、存货、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固定资产及在建工程等多个方面对公司提出了详细问询。

通读交易所的这份问询函,不仅直击要害且干货满满,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读财报指南。下面我们就跟着问询函,看看云铝股份这份年报都透露了些什么。 

 2018年归母净利亏损14.66亿,同比下滑323.14% 

数据显示2018年云铝股份营收216.89亿,同比下降1.99%,归母及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14.66亿和14.93亿,同比分别下滑323.14%和337.47%。其中,四季度营收57.86亿,同比仍增长1.09%,但归母净利润亏损15.77亿,同比下滑773.15%,成为公司全年业绩亏损的主因。

1.jpg

根据财报,公司四季度亏损主要原因系铝价大幅下跌、主要成本要素价格上涨、集中检修设备、有息债务本金增加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

公司在年报中表示四季度对主要设备进行了集中停产检修,减少了一定的产量,进而导致单位成本上升。同时数据显示2018全年公司铝产品产销分别约163.84万吨和163.75万吨,同比分别增加15.42%和18.85%。

停产,但产销量不仅未受影响,反而双双增长?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在2018年第四季度主要设备集中停产的情形下,2018年的生产量及销售量仍然较2017年增长幅度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此外,云铝股份在发布2018年报的同时还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业绩预告,预计一季度归母净利润盈利约5000万元,同比扭亏为盈,主要原因系“大宗原辅料价格环比2018年四季度,有一定程度下跌,同时铝产品价格较2018年年末有所回升”。

2.jpg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工商业联合会的数据,2018四季度铝价虽有所回落,但整体上与2019年一季度的价格相差并不大。不仅如此,相较2017年四季度的铝价,2018年铝价的跌幅甚至不如上年同期,而上年同期(2017Q4)公司盈利约2.67亿。

事实上除了产品价格波动外,公司四季度巨亏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于季度内集中计提了大额的资产减值准备。

3.jpg

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结合主要产品市场价格走势和同行业可比公司等情况说明业绩波动的合理性,及是否存在业绩盈余管理的情形。

 集中计提大额资产减值拖累利润 

对于公司报告期内计提的减值,交易所进行了细致的问询。

报告期内云铝股份共发生资产减值损失6.33亿,约占公司利润总额的35.2%,主要是“计提商品价格下降,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涌鑫公司计提老厂减值”所致。具体情况如下:

4.jpg

从金额来看,坏账损失8949.73万元,在公司本期资产减值中的占比不算太高,约14.14%,主要由禄丰公司6149.49万和云南公司485.14万元构成。但交易所非常细致的指出:

5.jpg

目前坏账准备的计提方法有余额百分比法、账龄分析法、销货百分比法和个别认定法四种。对于大多数公司来说,除非实际发生了损失,很少采用个别认定法,基本以账龄分析法为主。但需注意的是,无论采用哪种计提方法,根据会计准则,通常情况下当年发生的应收款项不能全额计提坏账准备。

报告期内,公司对包括物流公司在内的多个关联方应收账款及其他应收款未计提坏账准备,理由为关联方不计提。但在单项披露中,公司又表示物流公司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为100%。

6.jpg

交易所对此向公司关联方应收账款坏账准备计提政策提出问询。

7.jpg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计提存货跌价损失2.32亿,同比增长88.39%。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结合存货产品类别、库龄分布及占比等情况,说明你公司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准确性、充分性”。注意了,结合存货产品类别是重点。

所谓存货跌价,简单来说就是当存货的市场价(可变现净值)低于其成本价时,按其差额提取存货跌价准备,并计入当期损益。根据财报,云铝股份存货中占比最高的三项依次为原材料、在产品和库存商品,三者合计库存占比超过90%。

88.jpg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报告期内不仅对原材料计提了存货跌价准备,而且计提金额高于在产品和库存商品。这似乎与公司在经营情况讨论与分析中所描述的“铝产品市场价格持续下跌,氧化铝等主要原料价格维持高位并持续上涨”产生了冲突。

 与可抵扣亏损相关的递延所得税资产 

除资产减值外,交易所还关注了公司递延所得税情况。

9.jpg

报告期内公司递延所得税资产约3.35亿,其中2.37亿与可抵扣亏损相关。

递延所得税这个科目相对比较晦涩。简单的理解,递延所得税就是用于记录按会计准则计算的所得税额和按税法计算的所得税额这两者之间的差额,即递延所得税是由税会差异引起的。从某种意义上,递延所得税资产大致可以简单理解为企业(比按会计准则)“多交”的所得税。

可抵扣亏损则是企业经计算准予用以后年度的应纳税所得弥补的亏损。根据新税法规定:企业纳税年度发生的亏损,准予向以后年度结转,但最长不得超过五年。换句话说,与可抵扣亏损相关,在一定程度上表明公司预期将来会盈利。

因为预计盈利,才可以预计将来要补缴的所得税额,进而形成递延所得税资产,并计提了所得税费用。也就是说,递延所得税资产对应的所得税是负数(如报告期内云铝股份的所得税为负5247.7万元),并且递延所得税资产越大,所得税费用的负数就越大。

一般而言,由于会计准则和税法上的差异,大多数企业都会有递延所得税项目,但金额不会过大。但如果递延所得税资产足够大,意味着所得税费用的负数就会足够大,那么利润总额减去所得税就有可能出现盈利。最著名例子就是2016年的乐视,利用递延所得税项目硬生生将亏损3.29亿的利润总额调整成归母净利润盈利5.5亿。

回到云铝股份,交易所问及公司的递延所得税资产,除了科目本身的问题外,似乎是又问了一遍,以公司现在的亏损状况,是凭什么能够预计未来可以盈利呢?(GCH)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