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jpg

商业银行面临两个无法回避的问题:规模与合规。

已经上市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尤其如此。当前,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共有12家,其中9家在沪、港、深三大交易所上市。

2018年,总资产规模增速超过7%的上市股份制银行,只有2家;贷款规模增速超过20%的也只有2家。总资产规模增速超过7%,同时贷款规模增速又超过20%的,只有一家。

这家在两个衡量规模增速榜单上都高居榜首的银行,就是在港股上市的浙商银行(2016.HK)。

浙商银行的规模扩张速度是否可持续?在规模增速引领同业的同时,是否在规模增长与内控合规上取得了平衡?

研读2018年报、2019一季报,对照监管指标,浙商银行似乎到了该审视规模增速,狠抓内控合规的时候了。

 规模快速膨胀:总资产及贷款增速高居榜首 

浙商银行总部位于杭州,是一家成立较晚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但最近几年资产规模扩张迅速。

2004年8月18日正式开业,2016年3月登陆港交所。截止2018年末,浙商银行在全国16个省(直辖市)和香港设立了242家分支机构。

截止2018年末,公司总资产为16466.95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99.43亿元,增幅为7.15%。 

总贷款及垫款总额达8652.33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923.54亿元,增幅为28.59%。

与其他上市的股份制银相比,2018年浙商银行的总资产及总贷款增速均排在首位。

1.jpg

浙商银行的规模扩张已经持续多年。翻查财报,浙商银行2014年末的总资产规模只有约6700亿元,到2018年末突破1.64万亿,截止2019年一季末,公司的总资产规模更是达到了1.7万亿,在四年多时间里,总资产增加超过了1万亿。

2.jpg

贷款规模增加,是浙商银行总资产规模膨胀的一个重要原因。

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底,在总贷款中占比最大的是公司贷款,其占比达77.07%,总金额为6032.5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16.33%。个人贷款为2014.0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了50.38%,在总贷款中的占比为19.9%。贴现的增长最快,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83.58%达577.07亿元。

 营收利润增速低于资产规模,ROA走低 

随着总资产的快速增长,浙商银行近几年的总营收及归母净利润也有所增长。

但是,从年度数据来看,营收与利润的增长速度,明显慢于总资产。截止2018年底,公司实现营收390.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47.58亿元,增长了13.89%;实现归母净利润11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了5.4亿元,增长了4.93%。

3.jpg

数据显示,上市之后,浙商银行的利润增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滑。

2015年,归母利润增速约38%,2016年甚至超过40%。但随后,2017年便出现大幅下滑到不足8%,2018年继续下降至5%以下。

进一步分析,近几年浙商银行的ROA和ROE指标整体呈下行趋势,显示出利润增长主要来自规模扩张,而不是资产回报率上升。

4.jpg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浙商银行的ROA为0.72%,较2013年的1.11%相比,下降了0.39个百分点;ROE为12.15%,较2013年的19.4%相比,下降了7.25个百分点。

如上图所示,2016年之后,ROE和ROA的降幅较上市前的两年更为显著,这在某种程度上体现出在上市之后,浙商银行的资产回报率随着规模扩张,面临更大的压力。

与其他上市的股份制银相比,截止2018年底,浙商银行ROA指标排名最末,ROE指标则处于中游水平。 

5.jpg

除了ROA和ROE的下滑外,浙商银行在2018年开始执行新的会计准则后,资产质量情况也出现了一定波动。

 不良贷款余额增加,新会计准则让拨备覆盖率承压 

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末,浙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104.14亿元,较上年增加26.48亿元。其中公司不良贷款余额为97.27亿元,个人不良贷款余额为12.29亿元。

6.jpg

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末,公司的不良率回升至1.2%,较2017年末上升了0.05个百分点。其中,公司不良贷款率1.51%,个人不良贷款率0.61%,较上年同期相比均出现了上升。

虽然,浙商银行的不良率较上年末出现回升,但在上市银行中仍处于较低水平。而新会计准则的实施,使得公司的拨备覆盖率出现了大幅下滑。

年报显示,公司自2018年初开始采用三阶段减值模型计量信用减值损失,这对于银行的风险资产来说认定将更加严格。截止2018年末,浙商银行计提信用减值损失为130.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8.99%。

7.jpg

而信用减值损失的大幅增长也是拨备覆盖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截止2018年末,公司的拨备覆盖率为270.37%,较上年末下降了26.57个百分点。

8.jpg

 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线 

由于资产规模快速扩张,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面临一定压力。

年报显示截止2018年末,浙商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3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9.83%,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38%。

9.jpg

数据显示,2015-2017年浙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连续三年出现下滑。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由2015年的9.35%下滑至2016的9.28%,而2017年再度下降至8.29%。

根据《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到2018年底,我国非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虽然浙商银行满足该指标的监管要求,但连续的下滑趋势也不容忽视。

为了补充资本金,浙商银行于2018年3月底完成了7.59亿股新H股的配售,其所得款项净额为约36.152亿港元,均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截止2018年末,除一级核心资本小幅下滑0.13个百分点外,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均出现了提升。

除了以上监管指标,更值得引起关注的则是公司的合规问题。

 22张罚单,罚金超6000万 

根据银保监会行政处罚信息整理,浙商银行在2018年被各地银监局下发累计22张罚单,合计金额超过6000万。 

10.jpg

公开信息显示,浙商银行在贷款、同业资产、承兑汇票、远期征信的等业务上多次受到罚款和警告处罚。

其中,银保监会在2018年12月对浙商银行开出了5550万元的罚单,共涉及7项违规:一、投资同业理财产品未尽职审查;二、为客户缴交土地出让金提供理财资金融资;三、投资非保本理财产品违规接受回购承诺;四、理财产品销售文本使用误导性语言;五、个人理财资金违规投资;六、理财产品相互交易,业务风险隔离不到位;七、为非保本理财产品提供保本承诺。这也是公司在去年收到的最大一笔罚单。

规模快速扩张的同时,如何在合规上取得平衡,或许是浙商银行亟须解决的问题。

2019年5月28日收盘,浙商银行市盈率不足6倍,市净率不足0.8倍,这一估值水平在港股内资银行板块中处于中游水平。

不过,这个估值的参考意义并不像A股上市银行那样大。总市值超过750亿港元的浙商银行,5月28日的成交额不到31万港元;5月27日交投更清淡,成交额不到5万港元,成交量只有1.2万股。

1.2万股成交量,给1.7万亿总资产规模的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定了价。(JW)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