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此前的公告,高新兴(300098.SZ)部分非公开发行限售股份会于12月25日上市流通,解除限售股的股份数量约5633.13万股,占公司最新总股本的3.1925%。

根据wind数据,公司在下个星期还将有3801.05万股解禁,解禁股份在总股本中的占比约2.15%。而在此次解禁之前的两个月之内,公司已经有过两次规模较大的股权解禁,占比分别为8.37%及14.97%。

这四次解禁股权在总股本中的占比合计超过20%,在流通股中的占比超过30%,从体量上看,对市场的影响不容忽视。

查阅资料,这四次解禁股权均为公司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或募集配套资金新增股份。值得注意的是,通过出售资产获得上市公司股权的部分股东,在手中股权解禁之后已经发生过减持。

公告显示,2018年5月9日及5月10日,股东王云兰减持高新兴股份1600万股,占总股本的1.35%,减持参考市值约2.2亿元。另外,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刘双广在2018年11月27日减持527.15万股,减持参考市值约3268.33万元。

此次股权集中解禁之后,股东是否会进一步减持?公司用这些股权购买了哪些资产?并购公司业绩情况如何?市场能否扛住解禁压力?

 12.88亿收购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切入铁路与政法领域 

高新兴于2010年上市后,逐步从传统机房基站运维信息化系统转向城市安防与物联网监控的运营业务。

近年来,公司以物联网技术为核心,通过内生与外延相结合的方式,围绕智慧城市、通信监控、铁路信息化、公安信息化等构建主营业务板块。以下为相关公告中披露的公司在物联网产业板块的投资情况:

公告显示,11月20日及12月4日解禁的股权为公司2015年实施的向王云兰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新增股份中的部分限售股。

2015年,上市公司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创联电子100%股权和国迈科技90%股权,共支付交易对价12.88亿元,其中约11.63亿元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支付。

同时,公司向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刘双广、易方达资管(员工持股计划二期)等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12亿元,用于支付重组交易的现金对价、支付重组交易的中介机构费用、区域运营中心项目、智慧城市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缓解公司资金压力,以促进公司的业务发展。

2015年年报显示,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在10月底纳入合并范围,合并产生商誉分别约8.2亿元及1.48亿元,合计约9.68亿。

收购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之后,高新兴将自身的物联网行业应用布局延伸至铁路领域与政法领域。

另外,原始股东分别对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业绩做出承诺,从业绩实现情况来看,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均已完成承诺业绩。以下为根据相关公告整理的创联电子及国迈科技业绩完成情况:

 7.74亿收购中兴物联 

公告显示,2018年12月25日及2019年1月4日解禁的股权为公司2017 年实施完成的向凯腾投资、亿倍投资等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事项新增股份中的部分限售股。

2017年,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凯腾投资、亿倍投资、亿格投资、亿泰投资持有的中兴物联合计84.07%股权,交易对价约6.81亿元。同时,公司向深圳招银电信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

资料显示,中兴物联原为中兴通讯下属公司,主要从事于物联网无线通信模块、车联网产品、物联网行业终端的研发与服务。

2016年底,中兴通讯控制的努比亚开始转让其所持中兴物联股权,其中,高新兴以9258.3万元购买中兴物联11.43%的股权。

通过两次收购,高新兴以约7.74亿元的价格取得中兴物联95.5%股权,中兴物联于2017年12月31日纳入合并范围,合并产生商誉约5.32亿元。

另外,亿倍投资、亿格投资、亿泰投资等承诺中兴物联2017年度、2018年度和2019年度内合计实现的净利润总额不低于2.1亿元。

 利润高速增长,积累17亿商誉 

随着收购公司并表,高新兴近年来账面利润明显提升。

2015年至2017年,公司营收由10.81亿元增加至22.37亿元,归母净利润由1.4亿元增加至4.08亿元。

财报显示: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25.51亿元,同比增加87.92%;归母净利润3.93亿元,同比增加35.35%。

不过,持续的外延式扩张也使得公司账面上积累了不小的商誉。截止2018年三季报,公司账面上的商誉余额约17亿元,在净资产中的占比约31.02%,在总资产中的占比约21.03%。

另一方面,应收款增加也值得投资者注意,这可能影响利润的含金量。

 应收款增加,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 

尽管,公司利润持续增加,但经营性净现金流在2017年出现明显下滑,至2018年三季报已经变为负数。

根据财报,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约3.9亿元,经营性现金净流出3.86亿元,两者相差数额超过7亿。

公司账面利润高速增长,经营性净现金流却大额流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翻查财报,这或许与应收款增加有关。

从财务数据来看,2016年底至2018年三季度末,公司应收账款由6.61亿元增加14.8亿元,长期应收款由7.54亿元增加至17.7亿元。

根据财报,公司长期应收款增加主要系BT、BOT、PPP项目结算所致。以下为公司年报中对于这三种项目的介绍:

财报显示,公司采用BT业务模式的项目,建造期间,对于所提供的建造服务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第15 号——建造合同》确认相关的收入和成本,建造合同收入按应收取对价的公允价值计量,同时确认长期应收款;BT/BOT项目则根据业主方出具的完工报告或初验报告,对合同金额中已通过业主方确认的完工进度部分确认收入。

也就是说,在这些项目建设期内,公司根据相关财务准则确认了账面收入和成本,但实际的现金流入则相对滞后。公司什么时候能够收回投资?实际赚取的利润有多少?(YYL)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